不苦的鱼

需要吸污

另一个主教扎段子,未命名

由德语音乐剧Die Päpstin 引发的脑洞,与该剧无关。前段时间写的,在微博上发过。lof留个档。
真的只是个段子,暂时懒得写成文了。

———

“进来。”

科洛雷多正准备就寝,已然袒胸露腹地坐在床上,斜倚着一堆枕头。莫扎特进门时先是一愣,随即故作沉稳地走上前去,略不自在地站在科洛雷多跟前。科洛雷多示意他坐下。周边没有空余的椅子,他便迟疑着坐在床尾。

“主教,这是今天的谱子。”莫扎特伸出双手递上谱子。他今天没有把袖子套上手掌,袖口缩起,露出一截雪白的手腕。

科洛雷多眯起眼睛,轻轻拈过谱子,却又不施加力气拿着,使莫扎特不得不继续保持递谱的姿势,不能放手。“先放一边吧。”他貌似心不在焉,声音慵懒而带有一丝红酒的吐息。科洛雷多伸出另一只手执着莫扎特裸露的手腕,试图把他拽到身前;原先拈谱的手配合着抢过谱子,放在床头柜上。

“您这是要干什么?”莫扎特略显惊恐地作起身状,“主教大人,我想我该…”

“过来说话。”科洛雷多挺起身来,双手扳过莫扎特的胳膊。

“科洛雷多你个大混蛋放开我!”莫扎特早就不愿遵从礼数了。他转身死死抱着床柱,科洛雷多在身后拖着他,使他看起来活像一个不愿去上学的孩子。科洛雷多去戳莫扎特的腰。惊呼之中莫扎特不慎失了手,很快就被科洛雷多按在床上制伏。Nein!科洛雷多不听,翻身跨坐在他身上。Nein!莫扎特胡乱蹬着腿。科洛雷多在他说出下一个音节之前吻住了这只张牙舞爪的小猫咪。

“好,现在你可以走了。”

“你个老混蛋还坐在我身上。”

科洛雷多把腿挪开,也学莫扎特平日里故作无辜的神情,摊开手耸着肩。

“呸,我偏不走。”莫扎特翻了个身,颇不见外地在主教的床上缩成一团。

“吻老实了?”

“想得美。我就不走,就不让您这老混蛋得逞。”

“那就是要留下来过夜了。”科洛雷多又欺身上去,隔着布料便要动手。莫扎特毫不客气地高喊出声:“操,轻一点!”很快就被科洛雷多反捏住脸:“喊太响会被外面听见。你不想现在被人扔出去吧?”

“那也是你个老混蛋欺负我。”莫扎特被钳着脸,嘴竖成一团,几乎无法好好说话。

“我会说是你勾引我。”科洛雷多轻笑,笑得像一只年长的狐狸。“外面那些侍卫们年轻力壮,他们中的很多也没有相好的姑娘。像你这样漂亮的孩子,衣衫不整地出去,会被怎样知道吗?”

莫扎特没好气地翻个白眼:“难道在您手下就不会被怎么样?”

“你自己选。”

“我他妈还是留这儿吧。…嘶,您干什么!”他的双脚已经被提溜起来,挂在科洛雷多的肩上。(“干你啊。”)“科洛雷多你个大蠢驴,我头磕到床板了!”

科洛雷多赶紧放下手上的活计,关切地去揉那颗乱糟糟的脑袋:“磕哪儿了?别磕傻了……”莫扎特的腿在空中无力地挥舞,以示愤怒。“我不是已经垫了那么多枕头了么,看来下次还得垫得再高一些……”

“我呸!合着您逼我今晚交出谱子就是预备好了干这事?”

“莫扎特,有一件事你要搞清楚。我只是让你今天交谱子,是你自己要拖到晚上的。”

莫扎特气得鼓着脸,怒目而视。

他不知道自己拖到死线才交稿的印象已经深入人心了,也不知道科洛雷多已经坐在床上等了两个小时。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