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苦的鱼

需要吸污

【德扎/扎主教扎】打鱼人与雄人鱼(2)

cp:科洛雷多(表哥)X莫扎特(乌豆)。
可能算无差?确实是au。严重ooc警告。
是糖,是糖,是糖。显然是糖。可能不太甜,可能不好吃,但绝对不苦。
脑洞来自于锦鲤表哥x

——————————————————————

莫扎特进了他的小屋,第一件事就是把怀中的庞然巨物安置进浴缸里。为了不伤及那条看起来吹弹可破的鱼尾巴,他忍住了疲累带给他的将这条人鱼直接摔进浴缸的冲动,而是保持着抱他的姿势,弯下腰,小心翼翼地让他够到浴缸低,动作看起来像是捧着一件将要献给女王的稀世珍宝。等他感到重量逐渐从他身上转移了出去,他才把手从人鱼的身底抽出,并顺势以一种非常浮夸的姿势整个人挂在浴缸壁上,像一条耷拉着的毛巾。他的头发从后往前散落下来,令他的脑袋看起来有些像一只炸了毛的刺猬。
那条名唤科洛雷多的人鱼却似乎并不在意莫扎特的疲累。他拍了拍莫扎特的脑袋,并顺手抓了一把头发揉了几下:“你该去打些水来管满这个浴缸。”“您又指使我!”莫扎特猛地抬起头,头毛迅速归位,并绞尽脑汁地挤出了一个他自认为无比难看的表情。
“你既然怕我干死,我便教你怎样才能不让我干死。”
“呜。”莫扎特鼓起腮帮子嘟着嘴,双手抱臂让下巴埋进手臂间的空隙。等他的脸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完全瘪进去时,他才撅着嘴,磨磨蹭蹭地站起身,拎过两个木桶走出门去。
待他回来时,他只是一言不发,气鼓鼓地将两只桶倒空,头也不回地出门。这一套动作重复了三四次。他注视着满满一缸水,心里稍微有一点儿成就感,却发现科洛雷多的脸色有些发青。
“呵,”科洛雷多嘴角很勉强地扯过一丝与水温十分切合的冷笑,“井水可真是冷呢——比海水冷多了。”
“您倒是说说我该怎样。”莫扎特抱着手臂向一旁的椅子上坐了,带着一种显然还在赌气的语气,“浇开水吗?那样您会变成烤鱼的。”
“你脑子就不能灵活点。”
“不能。呸!您说谁脑子不灵活?!”
“你。”
莫扎特猛然从椅子上弹起来,冲到浴缸旁边瞪大眼睛把自己的脸送到科洛雷多眼前,在心中暗暗比了个中指,并努力抑制住了把这个动作展现出来的冲动。他又去打了一趟水。这一次他将水倒进了一口铁锅,架在火上烧起来。他复又坐回了那张椅子上,似是故意为之地背对着浴缸,右腿架在左腿上,长长吁出一口怨气。
“怎么,背对着我?”身后人又发声了。
莫扎特不理他,学着金鱼的样子吐了个泡泡,将科洛雷多说话的间隙儿里他重新鼓起的腮帮子又吹瘪了。
“生气了,嗯?觉得我是个麻烦的客人?”科洛雷多带着一种令人捉摸不透的语气。
“我只是在盯着水有没有烧开。”莫扎特随意寻了个借口,一个拙劣到即使科洛雷多看不见他的臭脸也能察觉到弦外之音的借口。他把右腿放了下来,叹了口气。他瞟了眼墙角的钢琴,觉得无话可讲,便坐过去打开了琴盖。这也进一步证明了他方才的看水烧开的话只是借口。
莫扎特轻触下一个琴键。如果说这第一个音是一个孩子踏进了一片陌生而美丽的花园,而随后跟上的几个琴键是那孩子在试探这片陌生的领土。接下来,渐入佳境的孩子在鲜花盛开的草坪上奔跑起来,正如莫扎特指尖倾泻而出的,越来越多的音符。
莫扎特收了指,他的手像一对白鸽从琴键上飞下来。“你钢琴弹得不错,”科洛雷多评价道,“比我见过的那些乐师都要好。”
“那是自然!先生,我可是这片大陆上最棒最有天赋的音乐家!”莫扎特声音激动,甚至将腿盘上了琴凳。“听好了,先生。我不止是钢琴家,我是作曲家,是音乐家,是一个十足的天才!”他讲得眉毛几乎要飞了起来,动情地扬起了手臂,仰着头,眼睛里生出星星。“怎么样,科洛雷多,您觉得我刚才新作的曲怎么样?”
“哦,还行吧。”科洛雷多将目光投向别处,他平淡的回答浇灭了莫扎特眼中的星星。莫扎特的双手一下子砸在大腿上,作出十分惊愕的表情:“您真是太冷漠了!在等待热水的间歇里,我为了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特意新谱了一曲,而您居然只是回答还行!您知不知道您这样是多么打击人的创作热情……”
“太多音符。”科洛雷多只是简洁回答了几个字。
莫扎特的双眼一下子挑了起来。未及他继续辩论,科洛雷多以沉静的语调提醒他:“水快烧开了。”
莫扎特望向锅子,然后像坐上了锅上的蒸汽一般从琴凳上弹起,一个箭步滑扑到锅子旁边。沸腾的水咕嘟咕嘟地冒泡,泡泡比科洛雷多头上的发卷儿还要密集,以至于越过锅口扑腾了下来。莫扎特急急忙忙地灭了火,伸手就要去抬那锅,被结结实实地烫了一下。他一手使劲抓着摸了锅的那只手的手腕,以减轻手掌上的疼痛引起的注意。他五官皱成一团,欲在地上打滚,又怕把烫伤的皮肤撞在地板上,更添疼痛。
科洛雷多哭笑不得地看着这屋子的主人上演的这一出滑稽戏。“你过来吧,”他说,“把手伸进来,我的水还是冰凉的。”
莫扎特走向浴缸边,仍然抓着手腕,把手蹭了进去。那块疼痛的皮肤感受到井水冰凉的触感,令他愉快地叫出了声。他快乐地在撩拨着浴缸中的水,几乎溅湿了他自己的胸口。他的指尖好几次刮擦到鱼皮,引来科洛雷多不满的眼神。科洛雷多一把抓住那只过分活跃的手,瞪了手的主人一眼,用大拇指摩挲着那块柔软的刚被烫过的掌肉,道:“不老实。”
莫扎特没有挣开他的手,只是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冲他吐了吐舌头。他将另一只手臂搭在浴缸沿上,脸枕了上去,望着科洛雷多,感到这个人似乎没有刚才对自己颐指气使时那么讨厌。科洛雷多继续说:“其实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非得等水烧开——你明明只需要稍微温热一点的水,不是吗?还是说,你真的想烤鱼?”
“不是啦。”莫扎特的眼神瞟向别处,“那只是我随口说的,我本来并没有打算烧开。”
“哼,果然是个借口。”科洛雷多一挑眉,“真是愚蠢,编借口都编不好。”
莫扎特懒得反驳,只是对着眼前人翻了个白眼,再一次吹瘪了才刚鼓起来的腮帮子,嘴唇振动的频率令科洛雷多眼花。他作势要抽出自己的手,却被科洛雷多握牢了,又挨了一记捏。莫扎特一急,便故意拿手背往鱼尾巴上蹭。他越是蹭,科洛雷多就越是捏他的手。科洛雷多越捏,他又越蹭得起劲。他们两个像小孩子一样对抗了几个回合,最终莫扎特一撅嘴:“不玩了!”
科洛雷多闻言,也收敛了神色,放开他的手。“你的手大概也好了吧?应该不会起水泡了。”他说,“一会儿等水凉一些倒进来吧。头脑灵活些,别又等它凉透了。”
“是——遵命——”莫扎特站起身来,扯了个鬼脸。



—TBC—



期中考试结束,又可以更文了!耶
这章好像真的不怎么好吃诶,那就当过渡章节吧。
下一章保证好吃,好不好。

评论(9)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