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苦的鱼

需要吸污

【德扎/扎主教】回声

cp:乌豆扎X表哥主教

诸位病友们儿童节快乐!这篇本来是昨天想拿来当HC生贺的,但是非常惭愧的是我并没有赶在昨天结束之前肝完。所以就只好拿来庆祝儿童节啦。毕竟,莫扎特,尤其是豆扎,本身就是个大龄儿童(笑
写得有点儿放飞自我,感觉逻辑可能不太通,请见谅啦。


—————————————————————


莫扎特不见了,小的那个莫扎特又不见了。晚上即将开展的宫廷晚宴需要新曲子,直到下午乐队还没有拿到谱子。假如萨尔茨堡大主教的宫殿是一个世界的话,那么满世界的人都在寻找莫扎特。莫扎特在哪儿?人们问,莫扎特在哪儿?
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大主教科洛雷多本人自是为此生过许多次气。沃尔夫冈·莫扎特,这个年轻的小乐师才华横溢,然而却极其不守规矩。在他的字典里似乎从来就没有过“规矩”、“服从”之类的字眼儿。自己的宫殿不需要不懂规矩的人,科洛雷多如是心想。而这小乐师倒也年轻气盛,每每被训斥总是要顶嘴。这样,主教和小乐师的每一次见面都以弥漫着硝烟味散场。
尽管如此,科洛雷多却一直没有解雇莫扎特。即使他次次出言不逊,甚至让气头上的科洛雷多说出过“那你可以滚了”这种有失体面的话,但是科洛雷多从未真正考虑过让他离开。科洛雷多并不是一个不懂音乐、艺术与美的主教。他内心里同样热爱音乐,甚至时不时地在自己的乐团里演奏小提琴。他知道莫扎特的作品有多么好,他也有一颗惜才之心。只是,每当看到莫扎特那得意忘形的样子,他便忍不住面上摆出一副冷淡的表情,好治一治这小子的嚣张气焰。
这一次,莫扎特又不见了。乐手们等得心焦,科洛雷多更是亲自去寻找起莫扎特来。他已经想好这一回见了面要怎么训他。
科洛雷多感觉自己快要找遍了宫殿的每一个角落。也许是仆人们看见主教大人劳动大驾,就一个个儿地偷懒甩手不干了吧。等下次有空得好好地训斥一下这些把宫殿当游乐场的仆人们,最好再丢几个特别过分的到济贫院去。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了。当下的任务是找到莫扎特。
科洛雷多最终在自己宫殿的顶楼一个鲜有人至的圆形房间里找到了莫扎特。当他走到顶楼时,隐约听见某一个房间里传来一些略略熟悉的声音。起先是一些断断续续的单音节,而后渐渐飘逸出虚渺又切实的歌声。科洛雷多沿着走廊,一扇门一扇门地张望过去,终于在这个形状奇特的房间里看到了莫扎特。他站在房间的圆心上,正在发出各种各样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科洛雷多斥责他。
这一回莫扎特却像是没听出科洛雷多言语中愤怒的意味。他回过头,看清了来人以后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递给了科洛雷多一沓谱子。“真是不好意思,我刚...不,早就写完了,但忘记给您了!”
科洛雷多接过谱子,看了几眼。他按捺下自己面部蠢蠢欲动的肌肉,继续先前的问题:“那么你刚刚在干什么?”
“这...是个秘密。”莫扎特冲他神秘地眨眨眼,“下一回,等到下一回您在这里见到我,我才告诉您!这次又得麻烦他们视奏啦。”他说得前言不搭后语。
科洛雷多还没来得及问下一句话,莫扎特就已抢先溜出了房间,白色的衣角在经过科洛雷多身旁时卷起一阵风。他轻快地哼着歌儿,消失在走廊的尽头里。科洛雷多手中持着谱子,失神地望向从一整排落地的玻璃窗子透进来的阳光。他的秘密是什么呢?
那天晚上的宴会很顺利,新作品的演出也很成功,即使乐手们几乎不能完整地排练一次。客人三三两两地散去以后,科洛雷多没有立刻回房处理剩下的事务,而是信步踏进了他的花园。他站在喷水的雕塑旁,那雕塑是一个手持提琴的小天使,月光给他的脸庞镀上一层银子。他就站在那里,抬起头望见了先前那个秘密的房间,那个有一整排玻璃落地窗的圆形的房间。
他的秘密是什么呢?
科洛雷多在花园里转了几圈,没有得出结论,只好回房沉沉睡去。次日下午,他处理完手头的一些事务,正欲让仆人送些茶点来点缀自己的闲暇时间。他突然想起昨天那个不解的秘密,鬼使神差地又登上了顶楼。
走到楼梯口上,他又能听见某一扇门后传来的声音。那人先是发着简单的“啊”,然后又开始尝试着不同音高的“啊”,又唱起了音阶,又是琶音。后来他连自己都觉得好笑,便咯咯地笑起来。他的笑声像新生的婴儿一样。有的时候他又故意搞怪,笑得像早晨树上鸣叫的鸟儿,有时又像夏夜水塘里的青蛙。
接下来,他开始歌唱:...Ich bin, ich bin Musik.
Musik
sik
……
科洛雷多站在门口听得出神。莫扎特沉迷在万籁之中,忘情地扬起了脸。他伸展双臂,脚下一旋转了个圈儿。他看见了门口的科洛雷多。
科洛雷多愕然。不及他开口,莫扎特便抢先一步拉起他的衣袖:“您终于来了!您快过来听听这里——这里有回声!”他不由分说地把科洛雷多往房间正中心的那一点拽。科洛雷多木木地被他连推带拉地带到了正中央。
“您说话呀,随便说点什么都可以。”
科洛雷多犹豫了一下,试着张嘴“啊”了一声。他似乎是捕捉到了一点点接连在他自己的声音后面的细小的尾音,但他听不太真切。他又“啊”了一声,这一次的声音稍微拖长了一些,得到的回应也更为清晰。他宽下心来,也开始低低地吟唱。他唱起了莫扎特所作的旋律。
莫扎特笑了。他递给科洛雷多一把提琴,那是他先前在此谱曲而放置的。科洛雷多将琴搭上肩,轻轻闭上眼。在他平稳的呼吸中流淌着愉快的旋律,像孩童一样天真烂漫。阳光透过玻璃窗子洒进来,连琴弦也是金色的。曲毕,他深金色的睫毛上闪烁着晶莹。科洛雷多微微笑了。
“所以你作了那首回旋曲⑴?”
“是啊。”莫扎特对于科洛雷多的心领神会感到非常愉快,“不过,您不试着说说话吗?我是说,像说一些完整的句子。”
“说什么好呢?我没什么特别想说的话。”
“比如——”莫扎特挠了挠头发,“像'我爱你'这种?”
"Ich liebe dich."
"Ich liebe dich."莫扎特想了想,又补充:"Auch."
科洛雷多十分惊愕地看着莫扎特。但他脸上的表情与其说是被冒犯,更不如说是被猜透了内心所想而生出的别扭。莫扎特轻快地笑了。他冲科洛雷多狡黠地眨眼:“您喜欢我的音乐,我没说错吧?”
科洛雷多沉吟了半晌。“确实。”
“我说,我是音乐。您没有否认。 ”
“我的确没有。”
“您喜欢我的音乐,我就是音乐。所以您喜欢我。”莫扎特得意地翘起了下巴。趁科洛雷多语塞之际,他一把扑过去从背后抱住了这位大主教。
他歪过头,侧对着他的脸。“您喜欢我,是不是呀?”
科洛雷多被逼得无法,吻上了伸到自己面前的年轻的双唇。阳光从玻璃窗子外照进来,洒落在两人的金发上,铺上了两张凹凸有致又彼此契合的面孔。

Fin.


———————————————

⑴ 回声echo与回旋曲ecco同音。

这篇的梗来源于生活。我学校里每层楼走廊上都会有一片圆形的区域,有一天放学的时候,教室里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正打算走的时候看见我一个基友站在那块圆形区域的正中间自言自语。她说她在试回声,还一定要让我站在那个位置上自己感受一下。说来也巧,就是这位基友把我推进了德扎大坑。

评论(12)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