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苦的鱼

需要吸污

【德扎/扎主教扎】打鱼人与雄人鱼(5)

cp:科洛雷多(表哥)X莫扎特(乌豆)。
无差。发生在我也不知道哪个时空的au。严重ooc警告。
久违的更新!这篇战线拉得有点长,我已经不记得最一开始的童话风是怎么回事了……


——————————————————


莫扎特抱住科洛雷多的脖子,试图绕着他转一个圈来释放自己的兴奋。下一秒他就已经伴随着一声巨响撞击在了浴缸上。他一边不好意思地笑着,一边放开一只手去揉撞痛的脚。然后他接过科洛雷多手上的小提琴,把它放回到琴盒里去。他同科洛雷多在桌子上用完了早餐,把桌子收回到原先的地方去。他坐到了写字台旁边,摊开几张乐谱纸,用羽毛笔蘸了墨水开始写。
“你今天不去打鱼吗?”科洛雷多问。
“不,我不必每天都去打鱼。毕竟我是一个旅行中的音乐家,打鱼并不是我的本职,音乐才是。”莫扎特停下笔来解释,“打鱼只是为了生计。在完成了养活自己的份额以后,我大可不必把本该给音乐的时间挤占出来用在打鱼上。如果我有一天不想打鱼了,我就不打鱼,就去做别的工作。”
“那,既然你说你是一个音乐家,为什么不纯粹靠音乐来维持生计呢?为什么还要干打鱼这样的营生?”
“那是因为,音乐家的收入太不稳定了啊。”莫扎特略显无奈地一笑,“我在旅行中也是见识到了,不是每一个人都懂得音乐,也不是每一个人我都乐意相处。旅行路上,又要保证自己生活不太差,赚点外快总是好的。而且,海上的空气使我感到自由。”
“你说,你不是定居在这里?”
“我的确不是。”莫扎特耸着肩膀挑了挑眉,“不过我在这里住得也算久了。我大概有那么一两年没有离开过这里了吧!”
“你会离开吗?”
“如果到了我想离开的时候,我会离开的。”
“那——”科洛雷多犹豫着提问,“如果我变回了人型,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你会愿意跟我一起走吗?”
莫扎特托起腮帮子沉思了一会儿。“或许吧,我不知道。”

后来的日子里,他们就这样整日整夜地相处着。莫扎特三天两头地出去打鱼,当他不打鱼或是打完鱼归来的时候,他便作曲,坚持他所认为的一个音乐家的本分。到了周六,他就把他打来的鱼带到镇子的集市上去,换来生活必需品。现在,他的生活必需品中多了一项:书。科洛雷多喜欢读书。莫扎特自己的藏书并不丰富。这不是因为他不爱读书,而是因为比起书本他更喜欢体验真实的生活。他拥吻生活那丰润柔软的红唇。
科洛雷多本就喜欢读书。而现在他被困于人鱼之身,寸步难行,除了与莫扎特闲聊以及拉小提琴以外,也就只好读书消磨时光了。他所苦读的那些拉丁文与希腊文,莫扎特偶尔也会凑上来看一眼,然后嬉笑着念出一两句。毕竟莫扎特除开音乐以外,在语言方面也拥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

又是一个周六。莫扎特去过集市,拿他的产出换来了一些钱以后,见到了老友席卡内德。“怎么,沃菲!”席卡内德亲昵地揽过莫扎特的肩膀,“自从你养下那条人鱼以后,除了头一次来带走了那瓶酒,已经很久没来和我们玩儿了!”
“你说的是,我得养他。”莫扎特笑了笑,“他也不能出门,我不在家的时候他多无聊啊。”
“可是没有你的日子我们也很无聊啊。”席卡内德拍了拍莫扎特的脸,“来嘛。今天大伙儿都在,你不玩上一局是别想逃了!”
莫扎特无奈,只得陪他们玩了起来。一局结束,莫扎特输了钱,立刻忘记了先前自己急着回家的情形。“不行,再来再来!我这里还有钱!”偏偏这一回,幸运女神没有站在莫扎特这一边。他一连输了好几次,直到一天赶集下来所得的酬劳将近,他才好不容易赢了一局。
谁知道输钱的那一方仗着自己还算是有头有脸,竟赖起了赌账。莫扎特气得跳脚,抄起一把吉他就跳上了钢琴开始对着那人边唱边骂。他的唱词连文学家亦不能媲美,他的骂声让流氓都望尘莫及。人们听到呆滞,在他扫下最后一排弦时才一拥而上,将他抬起,像英雄一般地巡礼。“你说得对,席卡内德。我怼人的话都能编一首歌了!”莫扎特躺在人堆中得意地高喊。
莫扎特在回家之前,出于庆功的心理喝空了几瓶酒。这其中当然也有被方才抬着他的损友们灌的。他跌跌撞撞地走出那家酒馆,走时犹竖着一根手指,喋喋不休地炫耀自己之前的行径。时间已经很晚了,而他既忘了给家中的科洛雷多带晚饭,也忘了给他带书。
他推开家门时,并没有感受到屋内的低气压,也没有看到科洛雷多正沉着脸色。“去哪儿了?”科洛雷多的语气中充满着不悦。“这么晚才回来,也不知是被狼叼走了,还是被哪个姑娘使住了绊子。”
“不,您听我说!”莫扎特扬起他那被啤酒浇灌得熟透了的脸,“我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
“你倒是能做什么了不起的事?”科洛雷多又好气又好笑,“你都醉成这样了。该不是和别人拼酒量拼赢了吧?”
莫扎特憨乎乎地摇了摇脑袋。“我,遇到一个无赖,欠赌债。不想还。然后,我就,怼他。”
“你就这点出息?”
“您别打断我!您不知道我怎么怼他的。”莫扎特急急地补充,“我拿起吉他——我手边有一把吉他。也可能是别人递给我的,管他呢。”
“知道了,吉他。”科洛雷多催促他快些说。
“我跳上了钢琴,开始唱歌。就像这样,我给您示范一下——”莫扎特说着,踩上了琴凳,三下五除二蹦上了房里那台竖式钢琴。可是这房间实在有点儿太矮了,他还没来得及伸直腰,头却先一步磕上了天花板。下一秒,他就连滚带爬地跌落在地上,双手抱头满地打滚。
“哎哟喂喂喂喂喂我好痛。嘶——”“你没事吧?”科洛雷多从浴缸里探出身子,心焦地看向他。
“您的莫扎特的脑袋瓜儿要爆啦。”莫扎特已经顺势滚到了浴缸旁边,抓起科洛雷多的手揉自己的脑袋,把头毛揉成了个鸡窝。“我唱的全都是骂他的话。我骂了整整一首歌的时间,不带重样儿的。”
“然后呢?”
“然后他就还我债了。”
“然后呢?”
“然后我被举起来,继续唱歌。然后我被灌了酒。”
“然后呢?”
“然后我就在这里了。”
他们沉默了两秒。两秒以后,科洛雷多收回了手,率先开了口:“莫扎特,我不认为赌博是个好习惯。”
“可是,自从您来到这里,我已经很久没赌过了!”莫扎特又抓起他的手,奶声奶气地嘟囔着。
“你不能一直依仗着自己的运气。那样,你迟早有一天要倾家荡产的。你应该凭借自己的实力去创造一些实际的财富,而不是靠着赌博投机取巧,又在赌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上把它浪费掉。”
莫扎特赌气地把手甩开:“我们这里的人都这样。”
科洛雷多试图继续劝说,莫扎特却只是扭过头去不听他。最终他只好无奈地提醒莫扎特晚饭的事情。莫扎特虽然又出了一趟门去买晚饭,却只带回了科洛雷多的份,自己则一言不发地上床睡觉去了。
“你这倔脾气什么时候能改呢?”第二天早上,科洛雷多长叹一声,问他。
“您那臭脾气又什么时候能改呢?总是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莫扎特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句。


—TBC—

那个 我得重申一下本文的HE立场!
以及,“你怼人的话都能编一首歌了”是人鱼(3)里面席卡内德说过的话,不知道有没有人发现hhhhhh

评论(1)

热度(24)